我在平凡的崗位上:史金龍:人生就是要不停地努力

作者:謝凌燕 單位:宣傳部 瀏覽次數:1018 發布時間:2019-12-26 投稿單位: 外媒的新聞出處: 圖片: 攝影: 新聞欄目: 其他專欄: 圖集: 內容:

人物簡介:史金龍,博士、教授,民盟江科大委員會成員,計算機學院通信工程專業負責人、2018級通信工程專業學業導師。主要研究方向計算機視覺、軟件工程。主要開設《計算機網絡》《數據結構》等本科生課程、《并行計算與GPU》等研究生課程。       

“基本上每天七點多鐘到學校,晚上到十點。”說話時,年逾不惑的史金龍笑聲爽朗。讀大學以來養成的良好學習思考習慣,給史金龍的教師生涯持續注入強勁動力,在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錘煉中,不斷刷新他的教育教學科研履歷——先后畢業于華東船舶工業學院(江蘇科技大學前身)、同濟大學、復旦大學,獲得學士、碩士、博士學位;南京大學軟件國家重點實驗室博士后,新加坡國立大學和美國加州大學圣巴巴拉分校訪問學者;指導研究生20多人、留學生6人;獲省部級科技進步二等獎2項、產學研合作獎2項;獲江蘇省“六大人才高峰”C類、“江蘇省333高層次人才”第三層次項目資助;主持或參與國家級項目2項、省部級項目4項;發表科研論文25篇,獲授權發明專利7項。

“教師是光輝的事業,也是高尚的職業。”史金龍認為教育對人的改變,除了完善知識結構,還有形成良好的價值觀,以及提升為人處世和解決實際問題的能力。“在這個崗位上,可以執著于自己的專業,做一些想做的事情。我會一直努力。”

做一些有意義的事情

本科畢業,史金龍留在了母校的計算機中心,參與全校計算機、打印機等設備的維護,兼做公共課程實驗指導以及一些軟、硬件項目開發。“打下了動手能力的基礎。后來覺得自己本科學歷太低,應該去讀書,工作三年后,就去讀了研究生。”史金龍介紹碩士畢業重回江科大當老師,真正站上講臺、做喜歡的研究,開始執著于自己的專業。

史金龍主持或參與的項目,主要解決企業實際應用問題,特別是船舶企業轉型升級中的關鍵問題,包括船舶綜合保障管理系統、以及船舶工業生產制造中的輔助加工系統。“純軟件的項目,難點在需求分析,你要理解做什么。因為項目對象的組織機構有很多節點,涉及到很多管理流程,要通過軟件設計實現自動化、信息化、智能化,輔助人的決策管理,減輕用戶的負擔,必須花費大量的精力分析項目的功能與流程。這種軟件開發過程需要花費很長時間,要不停地迭代。而理論性比較強的項目,難點在于核心算法。針對實際問題,設計一種獨特的有效的算法。這個過程就需要去鉆研和攻克,必須集中精力、加班加點地做完。”

幾乎每隔兩三年,史金龍都會進入一個新的發展階段,科研步入良性循環。“每個人的生活態度不一樣,我的想法就是總要做點事情。我做的項目都跟企業、工業相關,在這個領域深入鉆研,能幫助解決一些急需解決的實際問題。”

2016年,史金龍憑借大型船舶工件快速精度三維測量系統這個項目,獲得學校第一個中國造船工程學會科技進步獎一等獎。2017年,他主持完成的船舶智能制造中的大型在線三維檢測系統項目,獲得上海市科技進步獎二等獎。這兩個項目2012年啟動,他和團隊一干就是五年。“我的很多成果來自團隊,獲獎也絕對不是一個人的力量。做一個比較大的成果,包括真正有用的事情,良好的合作關系很重要。在參加某國護衛艦綜合保障項目的研發過程中,主要負責軟件分析設計、軟件框架設計工作,帶領團隊的年輕人一起整整做了三年,過程蠻苦的。做完之后,得到用戶認可,那一刻很激動。”

同事們說起史金龍都繞不開他做過的項目,評價這個來自黑龍江的中年男人,樸實努力、能夠合作是大家的共識。可是,史金龍卻感慨“這么多年沒有感覺特別成功的時刻,就希望做一些有意義的事情。”

盡最大的力量引導學生

“天天打電話、聊天、上網、看視頻,這里面涉及到哪些協議,工作流程是什么樣,不同協議之間是怎么樣交互的,沒協議是什么狀態?天天用但是底層的理論搞不清。因為協議是隱形的,只有專業人士做開發才會應用。我們的課程體系就會設置各種協議的介紹、講解。通過整個課程,讓學生知道現在的網絡社會、網絡通訊究竟是怎么一回事。”史金龍認為課堂教學純粹講理論,學生們沒啥印象,從實際應用介入,講一個知識點聯系一個實際事例,啟發學生應用中會用到哪些,然后一點點講解整個過程,“他們覺得這樣印象還比較深刻一點。”

科研做得漸入佳境后,史金龍依然看重課堂教學:“我做的就是計算機這一塊,講的都是專業課,沒有實踐經驗、實踐基礎,你講不清,學生更聽不明白。所以我覺得科研教學相輔相成。做科研能促進專業課上的教學,反過來教學的時候你要看一些相關資料,對科研也是一種幫助。”每次上課前,他都要看看新聞、新技術、新資料,更新一些應用的、技術性的新內容,然后才去跟學生講課。

2018年史金龍開始兼任通信工程專業學業導師,只要不出差,就會每周一次趕到西校區約見班上學生。他說自己第一次做學業導師沒什么經驗,但是跟學生們打交道也學到一些東西。“因為你要去了解他們。我兒子跟他們年紀差不多,讀高二正是叛逆期,一些想法不讓我知道。我經常和班上學生聊天,從他們身上了解到很多事情。這個年齡層次的孩子怎么思考問題,是個什么樣的狀態,通過這些情況,也促使我去思考怎么幫助他們。”史金龍笑著表示,現在跟兒子交流明白了要旁敲側擊、迂回包抄,以引導鼓勵為主。

班上學生個體差異大,學習能力各有長短,史金龍針對專業學習力相對薄弱的孩子,成立專門學習小組,組建學習小群,經常和學生聊聊天,看看學習的進展。“每天讓他們報告一下位置,拍個照片傳上來。我的人生經驗,就是幫助他們要努力。人生就是要不停地努力。一旦松懈下來,很多事情可能就做不下去,也做不好。”

史金龍帶的研究生,也是堅持每周討論一次,看看研究的進展,交流一下研究內容。“教師還是挺重要的,起碼不能誤人子弟,要給學生傳遞正確的價值觀,準確的知識。在這個崗位上教書育人,我會盡自己最大力量。”

個人發展必須融入國家發展

計算機學院韓斌書記介紹史金龍曾經擔任學院通信工程系主任,“信息安全專業和物聯網專業的申報、物聯網省級教學示范中心,全是他當系主任的時候取得的成績。個人科研在學院名列前茅,特點就是理論聯系實際,尤其是拿下了學校第一項造船工程學會一等獎。這個獎項與學校建設國內一流造船大學的發展目標高度契合。因為這幾年科研任務重,就轉為擔任專業負責人,帶領團隊做科研,成績也很突出。為人樸實謙遜,從來不會為了個人利益而去損害集體和他人的利益。”

2007年加入民盟后,史金龍進入一個暢談學術的群體,因為支部成員都是做科研的,經歷相似、觀點相近、研究交叉、合作共進。“研究課題、技術改造、工作生活,大家都會聊,組織的活動氣氛蠻活躍。作為民盟成員,大家都在教育行業,為培養人才發揮作用。”史金龍說自己雖然不用看學習強國,但是每天也關注時事政治,關注世界的發展和國際國家大事:“身處這樣一個時代,國家的發展、世界的趨勢,都會對我們有影響。國家的未來就是靠教育。”

站上講臺,史金龍要求學生必須關心國家關注時事:“我除了傳授知識,也會思政進課堂。以網絡為例,網絡起源于美國,很多根服務器都在美國,控制了整個世界的網絡,可以做很多事情。從這樣一個層次上,跟學生講清楚網絡的重要性,指出我們國家需要有自主的技術,否則就要一直受制于歐美。目前已經有多臺IPv6根服務器部署在中國,儲備了網絡升級換代的先進技術,避免了下一代網絡應用中的被動局面。這樣一說,理論知識就和愛國理念相結合了。”

和班級學生交流,史金龍除了講解課程怎么學、學什么,還特別提醒學生要養成終生學習終身努力的習慣:“習總書記說,當今世界正處于百年未有之大變局。大變局大機遇就有大的改變,個人必須要關心國家大事。個人發展和國家發展要互相融合,國家發展不好,沒有個人舞臺;國家發展好了,才能提供好的機會給你。現在各個行業都是基于網絡,互聯網+對于我們來說機遇更多。有機會你還要有更好的能力,啥也不會,哪里也不要你。”

目前,他和同事正指導學生參與專業競賽。團隊中有學生專業課剛剛開始上,競賽還做不下去,他一邊指導一邊開導學生“要經常去跟蹤,做一些前期的準備,這樣大三就能很快上手。人生就是這樣,總要不停地學習,不停地奮斗。”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

dafabet888 体育竞猜| 竞猜APP| 欧冠| 竞猜APP| 欧冠| NBA| 体育赛事| 法甲| 欧冠| 体育赛事| 英超| 体育赛事| 法甲| 体育平台|